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友的博客

非宁静无以致远。让自己的心灵置于一个宁静的港湾!

 
 
 

日志

 
 
关于我

豁达善良,热心大度,善解人意。有一颗梦想童真简朴的心。喜欢旅游、看书、爬山、游泳、乒乓等活动,愿与志趣相同者学习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镌刻在老知青记忆深处的“知青小屋” (转自许伟文)  

2017-08-30 23:1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锡市知青文化研究会盐城三官村感恩之旅追记

 镌刻在老知青记忆深处的“知青小屋” (转自许伟文)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7月20号清晨,一群特殊客人来到江苏盐城市盐都区大纵湖镇三官村,他们的脚步唤醒了正在沉睡中的“知青小屋”。这群特殊客人,就是参加无锡市知青文化研究会组织的老知青苏北感恩旅游团队。 

留在数万知青心中的“窝”

“小袁,昨天晚上你们演得真好,我们从来没看过这么好的戏。”“你是小顺子,对吧?” “‘小兔子’回来了……。”当袁坚,领着他48年前—起插队落户的潘宝顺、邢怡生,走进那一排排稍稍带有些现代气息的三官村村巷,已经早起围在家门口聊天的村民,即刻围上来,拉住袁坚的手,指着71岁的潘宝顺、67岁的邢怡生,打开了话匣子。随行的无锡教育电视台记者小刘、小赵,赶紧拿起摄像机、话筒,记录感人的—幕。

         镌刻在老知青记忆深处的“知青小屋” (转自许伟文)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走,我们一起到我们原来住的地方去看看……。” 袁坚拉住乡亲们的手,领着记者,一起前往原来沿河而建造的知青屋。

 镌刻在老知青记忆深处的“知青小屋” (转自许伟文)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这脚下原来是水沟,那边是条河,现在都没有了。”  乡亲们一边走边向记者介绍。

“我五岁那年,曾经被你们的—位知青妈妈抱着到你们住的房子里吃过水饺(其实是无锡的馄钝)。 ” 在建在知青小屋前空场地上的旅游商品加工场,今年49岁的徐美林女士笑着对袁坚和邢怡生说。

“我在这间房子里这里,度过了一生中最难以忘却的六年。” 今年66岁的袁坚,推开知青小屋的木门感慨万千。袁坚介绍,他下乡插队前在当年的江苏省重点中学无锡市一中初一丁班读书,是“老三届”中的68届初中生。1969年1月,年仅17虚岁的袁坚,跟着他无锡北栅口顾桥街16号寄娘家的小儿子,比他大五岁的“哥哥”潘宝顺,来到盐城义丰公社小官大队的徐家舍村插队,接受再教育。

“这门板还是40多年前的老门板。”今年71岁的潘宝顺是知青组的老大哥, 他说当年知青屋是整个村里唯一的砖墙房子,屋顶是茅草盖的, 现在已经改建了。

“我们那里的知青小屋是土坯房,现在已经拆掉了。”随后赶到的无锡知青杂志主编孙结绿女士、知青合唱团团长吕纪象先生等一大帮知青,纷纷与在苏北大地上 坚守岗位的“知青小屋”留影。虽然这并不是他们住过的知青房子, 但是他们共同的情结 ;是他们青春岁月中,不能忘却的能避寒风暴雨的“窝”。

镌刻在老知青记忆深处的“知青小屋” (转自许伟文)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镌刻在老知青记忆深处的“知青小屋” (转自许伟文)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镌刻在老知青记忆深处的“知青小屋” (转自许伟文)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这个知青小屋也是我们与乡亲们深厚情谊的见证。” 袁坚如此说。

百个红印章,帮他敲开大学门

“袁坚在这墙上曾经写过一首诗。” 当年的生产队会计盛柏华至今还能背诵 “诸君跳龙门,独留我一人;灯下伴孤影,何日奔前程。” 这首诗。 袁坚介绍,自己写下这没有标题的“五字诗”背景 是当年知青小组6个人,已经有5个人出去寻找出路的这种情况下,因为枯燥乏味的生活,落后贫乏的农村经济,对插队落户,扎根一辈子失去了信心。

“看到这首诗,我们的心都碎了。” 盛柏华、徐立仁等用农民纯朴的语言说,当年袁坚的年龄最小,最老实,最肯学习,我们不忍心看着他跟着我们受累一辈子。1974年6月份,第二届工农兵学员招生,人民公社里只有少数名额。袁坚根本不抱希望。但是他万万没料想到,奇迹发生了, 是当地农民100多双厚实的双手,把袁坚从再教育的贫困农村,推进了艺术学校的大门。

“是我带头写了封推荐小袁去上学的信。” 当年生产队会计盛柏华在受访时说,小袁坚是个好知青,公社里开后门的人比比皆是,为了让小袁去上学,我们釆用联名保荐信这个下下策,直接去县里去“投帖”。

“那是八月底的一个夜晚,我怀揣着全村人的重托,乘轮船,赶了60里路,在早晨六点到县里工农兵学员招生办。” 徐立仁是当年被村里派去 “能说会道”的送信人。至今,他对招生办工作人员打开联名保荐信时的一脸惊讶记忆犹新。“乖乖,没得命!一片红光……。” 徐立仁模仿当年招生办工作人员拿着联名保荐信双手微微颤抖的样子,用地道的盐城土话,再现了当年招生办在盐城还从没遇到过这种为了保送一个知青,居然全村家家户户全盖上了领口粮专用的红印章的震撼场景。

就是这样,袁坚终于乘着苏北徐家舍村的淳朴村风,回到了苏南。结束了他那6年艰苦、磨难岁月,进入位于宜兴丁山的江苏省陶瓷工业学校。袁坚在该校装饰美术专业攻读毕业以后成为一名设计师。

感恩,给他18次回故地的动力

“今天是我离开这儿去上学后第18次回来。” 袁坚,站在知青屋前首次向记者透露,自己能去上学,除了那一封联名保荐信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己故大队胡如乾老书记不徇私情的大公。

袁坚说,那一年老胡书记的亲侄子也想去上学,但老胡书记对他侄儿明明白白地讲“上学这件事,你就罢了,让袁坚去。” 这是一个老共产党员,对知青无私的爱。也正是这份爱,让袁坚铭记了一辈子,给了袁坚18次回小官徐家舍村的动力。尤其是老书记派家人送河工工地上给他们知靑吃的一罐子咸菜烧肉,那滋味让袁坚回味了几十年,至今仍犹若在鼻子唇间。

袁坚回忆,他工作后的14次回到义丰公社小官大队徐家舍村,是他一个人到这里来的。以前由于公路没开通,他必需从无锡乘火车到镇江,在半夜11点乘“邵伯班”轮船,经过30多个小时,第二天凌晨2点才到古殿堡,再走8里路方能到达小官村村庄。直到九十年代初,无锡开通了到苏北义丰的一天一班的长途汽车,情况才有好转。

今年清明节,袁坚和他同组知青捧着鲜花、祭品为已故的村党支部胡书记扫墓,袁坚流着热泪祭奠这位可敬可亲的老书记,缅怀人生中如慈父殷般的异乡恩人。袁坚忘不了老支书派妇女主任教自己烧锅做饭、翻地种菜、洗衣补袜;忘不了老支书叫老农手把手地教自己巧用农具干农活;忘不了老支书让自己端着空碗到他家灶台锅里盛饭铲锅巴……,这些终身难忘的一幕又一幕,让后来成为散文作家的袁坚刻骨铭心,记录在中国文联出版社时代作家丛书《家门前的那条河》的字里行间。


镌刻在老知青记忆深处的“知青小屋” (转自许伟文)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镌刻在老知青记忆深处的“知青小屋” (转自许伟文)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