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友的博客

非宁静无以致远。让自己的心灵置于一个宁静的港湾!

 
 
 

日志

 
 
关于我

豁达善良,热心大度,善解人意。有一颗梦想童真简朴的心。喜欢旅游、看书、爬山、游泳、乒乓等活动,愿与志趣相同者学习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父爱如山......作者袁坚(转载知青文稿)  

2017-03-21 22:58: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爱如山

初冬的田野一片清净,收割后的田地像剃光了头发一样,显得别样的光秃和空荡。一群迟归的大雁从空中飞过,那声声的啼鸣,像是在快活地欢呼:回家啰,回家啰。

队里分稻谷口粮了!村民们脸上挂着几分甜滋滋的欢快,带着笆斗、麻袋涌向队库。

我却没有多少喜悦,我不明白队里为何不轧好米再分?就像买粮店里的米那样,拿回就能食用。现在扛回来还得到几里外的碾米厂加工。当然,最好是分钱,辛辛苦苦一年就分回些稻谷,连张票子也看不到,虽说稻谷与钱等值一样,但感觉不一样,分钱——那是有份工作的感觉。

捧着沉甸甸的稻谷,那句“粒粒皆辛苦”的名诗即刻涌上心头,让我这个城里人深刻地体会到了当农民的不易。“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为这些稻谷,我整整劳作了大半年,雨淋日晒,起早贪黑,个中苦水只得自己咽,写信回家也只能拣好的说,诉苦是不行的,父亲从来不会动心,反招来他训斥的回信。说什么“不要贪吃懒做,鸡搜搜吃吃、人做做吃吃”;“不要有了点本事,尾巴就翘到天上”等等,这样的家书我看也不想看。父亲对我太严厉了,他也不知道我在乡下多么地难,苦一天的工分只值几毛钱,常常两三个月吃不到一块肉。还说我贪吃懒做?我已经脱胎换骨得与乡下人没啥两样了,瞧我这张晒得黑不溜秋的脸,不知他见了是否还认得我?

我思忖着这些稻谷,平心而论队里分给知青的口粮不算少,有计划地吃一年是吃不了的,我打算卖掉些米,换些现钱。快过年了,我总不能空着手回家,得买些农副产品回去,让家里人也高兴高兴,奶奶一定会笑得合不拢嘴说,我大孙子也会挣钱了。年初,父亲寄给我的二十元钱早已用光,此时的我已身无分文。

好事跟着念头来,正这样想时,队里派我去盐城装化肥,这正中我下怀。我装了一大袋米,准备去盐城卖掉

那天凌晨,寂静的村庄还笼罩在夜幕中,我们的船启航了。这是一条非机动的水泥船,船员三人,和明掌舵,和华持篙在船头瞭望我机动,顺风升帆时没我的事,无风逆风时全是我的事。什么事?拉纤呗。我没拉过纤,但知道那首《伏尔加船夫曲》歌里的纤夫,那是些社会最底层的苦力。看来今天我免不了要体验一下这个滋味了。

果然没有一帆风顺的事。船开出不一会风向就转,船不动了。我赶紧跳上岸,笨拙地系上纤绳。一套上“缰绳”我就暗暗叫苦,这绳太与我较劲了,拉了一会就没了劲。哎,这才刚刚开始呢,脚底下的路离盐城还有六十里哪!我默默祷告“风神”,你别太与我过不去,奶奶的熊!我拉不动啊。

黑暗中,我半闭着眼,哼着悲怆的《伏尔加船夫曲》,前倾着身体吃力地拉。四周的迷雾如轻纱般地飘来,河道中,偶尔有轮船从船旁开过,那“突突突”的声响就像老家门前河里的轮船一样。蓦然间,我心底冒出个冲动的想法:卖了米,乘盐城的长途汽车回无锡去!我太想家了,朝思暮想地想,我想母亲,想奶奶,想弟弟。想父亲?不太想。因为我每次回家父亲总不让我呆长,催着我返队,老是说时间长了生产队里影响不好,表现不好以后怎能上调回城?他怎么老是说我影响不好,我影响好着呢,我这么卖力地干活,要不能分这么多口粮?我就这么想着拉着,冷不防脸上刮到了路旁的树枝,不知是树刺还是树叉,在我脸上深深地划了条口子,立即感觉有液体流了出来,天太黑看不见血,我木然地捂着脸,一声不吭地走,心中升腾起无比的伤楚。

当天下午我们的船才行进到秦南镇,这一路风向不顺,和明他们念我太累,不时地叫我上船来试升侧帆,河道宽阔时和华又上岸替我一会。和明说这样太折腾,索性就抛锚过夜。第二天一早我们继续赶路,在历经两天的跋涉后,到傍晚时,我终于看到了眼前的城市,盐城——已遥遥在望。

我们把船停在登瀛桥下,俩老乡在船上准备升火做晚饭,我“任务”在身得抓紧时间“投机倒把”。我背着沉重的米袋,一口气爬上陡峭的桥坡。按照和明的指点,我就在桥旁的小巷口设摊,那里靠近工厂家舍区,是个交易米市场。

天晓得出娘肚我从未做过买卖,我哪会卖米?连多少钱一斤的行情都不知道。还是旁边一位好心的大爷告诉我,一斤三毛,并帮我称重,去掉毛重,净重六十二斤。我打开袋子,学着他们把大米亮相在袋口,开始用盐城话吆喝:“新米,新米,新收上来的新米!”不时有人走近看看,闻闻,有的讨价,有的嫌一袋太多,都摇摇头走了。这时天色已开始暗淡,我有点急了,我知道如果卖不掉这趟城就白来了,最窘的是我哪来钱回家?我感到很无助。正在这时走来一位大妈,她抓起一把米,看了又看闻了又闻,说是新米。但她得知要整袋都买去又皱起了眉头,转身欲走,我急得一把拉住她,几乎是带着哭腔:“大妈,您买我的米吧,我要回家!”她的目光移开了米袋,抬头看了我好一会,问:“回家?你是知青吧?”我嚅动着嘴唇说不出话,眼睛里湿湿的有点不争气。也许是我那样子让她起了测隐之心,她笑了:“小知青,我买了,看你,快要哭鼻子了。”她没有还我的价,只是问了重量,于是我又借大秤复称,“净重六十二斤,给你算六十斤,还有两斤不要了。”我一高兴就把两斤米“高兴”掉了。大妈说:“好啊,不过你还得把米帮我扛到我家,这么重的米。”我像听话的孩子一样,一个劲地“嗯哪嗯哪”!我心知此时刻的迟疑都将功亏一篑。

我扛着米,跟她来到不远处的一间平房,卸下米她又叫我分成几袋,忙了好一会。完了她给我钱,总共十八元。这是我有生以来凭劳动所得的最大一笔巨款。

我怀揣着兴奋,回到船上吃晚饭。喝着泡饭,我迫不及待地向他俩说明天要回无锡的事。“啥?!”和明一惊呛了口饭:“你怎想起突然要回家?”和华也有点蒙,说:“真的假的?你不跟我们一块家去,回去队长还不把我们骂死!”这会儿我已神经搭错脉,执意要回。但我想好等明天上午装好化肥再走。公事要办好,要不此事以后传到父亲耳朵里,说我公事不办就逃回家,父亲准定会骂我。和华还以为我不肯拉纤,便哄我:“回去不叫你拉纤,我来拉,你就坐在船上玩,好吧,我的嗲嗲哟!”见我不动心,又来硬的:“你如若不一同回,回去不记你工分!这两三天的工分也有好几个,你就全白干了。”“白干就白干!”我也犟到底。心想这几个工分哪能和我口袋里的十八元钱相比,我发财了呢。

三人怏怏地吃罢晚饭,我讨巧地抢着洗涮碗锅。洗完回船舱,只听和明对和华说:“他要回就让他回吧,这小蛮子也不容易,我们家里人每天团一块,他孤单单的,一定是想娘了。”和华也“嗯嗯”应着。这么说,他俩也同意了?我心里一阵欢喜。

第二天装好化肥,他俩返航,我去了盐城汽车站。到售票处一问,无锡的车一天就一班,一早就开走了。我说不出的懊恼,在车站转来转去地徘徊,脑子快速地琢磨着:如要乘明天的车,必须要在盐城住一宿,住宿要介绍信,我没有,只能去轮船码头等天亮。难道我真得要回吗?现在回家我怎么说,好像说不出理由,有逃回家嫌疑,父亲肯定会追根刨底什么缘由。再者,离春节还有一个多月,现在回去了,春节再回,这十八元钱显然是杯水车薪。我的头脑开始冷静下来,那个热得发烫的念头慢慢消退了。

我垂头丧气地离开了汽车站,直奔轮船码头准备打道回府。我得知中午有班邵伯班轮船,可到我插队的公社。

就这样我阴错阳差地从原来想乘的汽车换乘上了轮船,我万万没有料到、做梦都没有想到,就在这条船上,我与日夜思念的亲人——我的父亲离奇般地相遇了。据说,分隔两地的亲人之间有一种遥感波觉,称之为第六感觉。过后我才知道,就在我归心似箭想回家的时候,我那严厉有加的父亲也在无锡无时不刻地牵挂着我。他是单位的供销科长,正因我在苏北的缘故,他积极揽上了难得去盐城的出差公务。那天他也在盐城,办好公事后准备来看我。他早早地就去码头上了那船,而我是开船前才匆匆赶去,以至上船时我们没有相遇。这船分上下二层,他坐底舱,我在上层舱,在途中的四个小时中相互都还不知。直到轮船快到我公社驻地的古殿堡码头时,这时上下层的船客都一齐涌到中间的走廊上。我只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问讯,问到我那村庄怎么走,我一看简直不敢相信,竟是父亲啊!父亲也根本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船上,一下也惊呆了。这当儿正下着船,甲板上簇拥着下船的船客,父子俩来不及解释,父亲一眼看见我脸上的伤痕,随口便问是怎么回事?他这一问,倾刻间把我所有的委屈都引爆了,我号啕大哭。下乡以来,再苦再累的劳动,再再痛的伤病,我没有掉泪,此刻面对自己的亲人,我再也忍不住,我抱着父亲哭道:“爸你让我回家吧,我再也不想在这里,这里太苦了……我实在干不动啊!……”素来的父亲也在揉着眼睛。这时船上的人都围了过来,当得知我们父子的奇巧相遇后都连连称奇感不已,就连准备抽跳板的船员也忘记了职责呆呆地看着,直至船头吹了开船的哨子,他才轻轻拍拍我们说:“开船了,快上岸吧。”我们就在船客们的注目下,下了船。可以这么说,这整条船、所有的船客为我们父子的相逢,至少延误了三十秒的开船时间。俗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是指陌路人同乘一条船,而我们父子的同船相遇,不知得修多少年才会有?这是我终生难忘的一次巧遇。

古殿堡码头离我插队的村庄还有八里路,这下父亲也不用问讯了,我帮他背着行李,这些大包小包都是父亲带给我吃的用的东西,连乡下没有的鲜酱油香麻油,他都带来了。父亲说,里面还有奶奶帮我做的挑担披肩,是她老人家花了好几个夜工缝制的。

  父子俩说说笑笑,行走在苏北乡间的土路上。天边,腥红落日正慢慢西沉,夕阳的余晖斜映着我们长长的身影,身边的田野是那么的芳香,树林里小鸟的啾鸣也格外的嘹亮。我迈着欢快的脚步,满心的愉悦和欢畅,父亲的到来让我不再感到孤单。那一刻,我深深地感受到慈父的爱多么多么的温暖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