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友的博客

非宁静无以致远。让自己的心灵置于一个宁静的港湾!

 
 
 

日志

 
 
关于我

豁达善良,热心大度,善解人意。有一颗梦想童真简朴的心。喜欢旅游、看书、爬山、游泳、乒乓等活动,愿与志趣相同者学习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系列活动(六)  

2015-08-05 08:08:35|  分类: 纪念抗战胜利70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我会与其他部门合作主办编撰的多项纪念活动中,征集到一些老同志提供的鲜为人知的史料,其中梅汝璈先生的史料阅后深为感动。我觉得梅先生是每一个中国人都要了解的英雄,他代表中国法官在东京法庭上的卓越表现应让世人多知之,以拙笔告之。

                     (六)中国法官梅汝璈先生在远东国际法庭上的卓越表现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系列活动(六)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北京国家博物馆,《复兴之路》的大型展览中有一件叠放整齐的法袍,法袍的所有者——原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法官梅汝璈先生。19465月至194812月,梅汝璈正是穿着这件法袍(左图)参与了举世闻名的东京大审判,对第一批28名日本甲级战犯的定罪量刑工作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梅汝璈,江西南昌人,1904年生,192420岁时,毕业于清华大学,又赴美留学,专攻法学。1928年(24岁)学成回国,在多所大学担任过法学教授和国民政府立法院委员之职
       1945815日,日本宣布投降,911日,进驻日本的盟军统帅麦克阿瑟下达命令,开始逮捕日本战犯。
       1946119日,麦氏颁发《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并在东京设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盟军统帅部通知十一个国家选派法官,中国政府接到通知后,决定派梅汝璈出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法官。
       梅汝璈是个学者,著书讲学成绩斐然,但他从没当过法官开过庭。然而他在 1946319日,肩负祖国与民族的重托与期望,自上海登机飞赴日本东京,参与对日本战犯的审判。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系列活动(六)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根据盟军统帅部国际检察处对日本甲级战犯的起诉书,远东军事法庭定于53日正式开庭。

   各国法官普遍关注着庭审时法官座次的排列,梅汝璈也不例外,他对助手杨寿林等说:在任何国际场合,争座次的事总是难免的,这并非个人的私事,而是关系到国家地位和荣誉的大事,故应有的位置必须争得之

    被盟军统帅部任命为庭长的澳大利亚最高法院法官韦伯,又一次召集全体法官会议,商讨纷杂的开庭事宜,其中的一大议题,便是法官的座次。

    庭长右手的第一把交椅,以当时美国的头号强国地位及最终击败日本的作用,属美国法官希余斯,基本上为各国法官所接受。梅汝璈把目光瞄准了庭长左手的第二把交椅,他的理由很充分:中国属四强之一,是抗击日本侵略的主力,如能争得,既以显示中国在这一重大的国际场合中的地位,又可随时与庭长交换意见,把握庭审局面。然而,几个西方大国家要把第二个席位给英国,部分国家却持不同意见,主张中国坐第二把交椅。双方各执一词,个别法官欺我国贫民穷,出言不逊,没有资格排名第二。

    梅汝璈虽气愤难平,但不显露于色。他有理有节,以柔克刚,微笑着说:“个人的座次,我并不介意,只因与各位同仁一样代表了各自的国家,所以我还需请示本国政府而后定”。

    这一军得庭长韦伯紧张起来:预定开庭日期在即,若开此先例,法官们势必仿效,准时开庭谈何容易?忙说:希望这一问题能在这里及时解决,我很愿意听听梅先生的意见 梅汝璈理直气壮地说:“众所周知,中国受日本侵略最深,抗日的时间最长,付出的代价最大,今次审判的又是日本战犯,故我提议,法官的座次,按盟国接受日本投降签字时的排列最为合理”。受降典礼上战胜国签字的顺序是:美国、中国、英国、苏联、澳大利亚……

    对于梅汝璈的提议,那几个西方大国心欲否定,却又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英国法官帕特里克一脸尴尬,又带几分恼怒喋喋不休,会场上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成竹在胸的梅汝璈有心缓和一下空气,以调侃的口吻说:各位如果不同意我的提议,那就以体重为标准吧,个个过磅,体重者在前,体轻者居后

    此言一出,法官们无不忍俊不禁,庭长韦伯笑着说:梅先生的建议很好,可惜只适用于举重和拳击比赛 梅汝璈以笑对笑:“若不以受降国签字顺序,还是按体重排列为好。我即使被排在最末一位,也绝无怨言,对本国政府也算有了交代,政府如果认为我有辱使命,可另派大胖子取我而代之”。

    满场笑声,韦伯不失风趣地说:梅先生真会说话,是法官又是幽默大师。他看了看表,把话题转向别的事项。在梅汝璈认为,包括英国在内的那几个西方国家的法官未曾再作解辩,座次问题似已解决。

    转眼已至开庭前一天,庭长韦伯通知作开庭彩排,十一名法官着装整齐,准备出场,殊不料韦伯宣布出场顺序时,竟是美、英、中、苏……

       梅汝璈早已作好了“万一”的准备,当下诘问:“我的按受降国签字排列座次的建议,在同仁中有异议的不多,为什么不能照此办理?我要求,对我的建议进行表决”。

       韦伯就英国排在第二位作解释道:“因为美英法官对美英法律程序熟识一些,他们居中坐在一起纯粹是为了庭审上的便利着想”。他提高了声音,以显示下面这句话的重要,企图压梅汝璈就范:“这本是盟军最高统帅部的决定”。

    梅汝璈莞尔一笑:尊敬的庭长先生,有一点必须明白,这是国际法庭,不是美英法庭。我看不出有美英派居中的必要

       “如果因为你拒绝尊重这个安排,而使中美关系陷于不愉快的境地,那将是非常可憾的,你的政府未必同意你的这种行为。韦伯的话又加压力。

       “我不相信我的政府会同意这种安排 梅汝璈据理力争,“中国是为打败日本作出最大牺牲的国家,在审判日本战犯的国际法庭里,它应得席位被降低到一贯只知向日军投降的英国之下,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断乎难以接受”!

    梅汝璈词强理直的坚持,使韦伯的口气软了下来:今天的预演只是临时性的、非正式的,至于明天正式开庭的安排,今晚可以开个会再作一番商讨

    梅汝璈摇头拒绝:预演虽是临时性和非正式的,但已有许多记者与摄影师在场,一见报岂非既成事实?惟一的办法是,预演时就依照受降签字次序排列。不然,我只有公开声明不参加预演,回国向政府辞职”。他说着脱下了法官袍。

    韦伯无以应对,只得同意就梅汝璈的按受降签字顺序排座次进行表决,诚如梅汝璈所预料的那样获得顺利通过。

       194653日上午,举世瞩目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开庭。开庭前韦伯向法官们宣布:最高统帅部已经同意,我们以后行列和席位的顺序,就照昨天预演时的次序进行。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系列活动(六)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随着法庭执行官朗声高唱全体肃立,法官入座,庭长韦伯在前,十名法官依次随后,梅汝璈紧跟着美国法官,落落大方地坐在了庭长左边的第二把椅子上。目睹中国法官获此荣誉座次,各盟国记者惊奇之余,纷纷把镜头对准了梅汝璈。在场的《申报》记者以兴奋的神色说:中国军民的抗日战争长达8年之久,牺牲2000万人以上,战胜日本功劳莫大,在一切国际荣誉事件中,均占有一席

       梅汝璈以其机敏与胆略,在谈笑风生中占据了主动地位,有理有节折服对手,为祖国争得了应得的座次,令各国法官刮目相看。

    在进入量刑判决阶段时,梅汝璈肩负着祖国人民的重托,决心对罪大恶极的甲级战犯以极刑。当时军事法庭的十一位法官来自十一个国家,各国的法律不尽相同,有的国家已废除了死刑,有的国家没有直接遭受日军的侵略,也不轻易赞成适用死刑,西方国家出于反苏上需要,想要利用日本充当反苏的伙伴,也有的手下留情,印度法官甚至主张全体战犯无罪。

    按梅汝璈的估计,主张有死刑的法官占劣势,而依《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之规定:在本法庭之裁判,包括有罪之判定及刑罚之量定,以出席法官半数之同意与否定之。这就是说,对被告有死刑之判决,至少需要有六票赞成。

    形势严峻,梅汝璈并不气馁,与助手杨寿林等商定:速作有力措置,务使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以血还血。他抚腕而言:“假使对那几个罪大恶极的日本军阀头子判决不了死刑,有何面目去见江东父老?惟蹈海而死,以谢国人”!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系列活动(六)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梅汝璈与助手们利用点滴时间,以各种方式会晤各国法官,争取他们的同情与支持。在法庭最后环节的工作——判决书的书写问题上,有人主张判决书统一书写,梅汝璈却坚决认为,有关日本军国主义侵华罪行的部分,中国人受害最深,最明白自己的痛苦,因此,这部分章节由中国人自己书写。经过他的交涉,由这次历史性审判而形成的长达90余万字的国际刑事判决书,留下了梅汝璈代表4亿多中国人民写下的10多万字。梅汝璈将庭审结束后堆积如山的证据记录在判决书里,每个字都是对日军的控诉。那些日子,我们就像钻进成千上万件证据和国际法典的虫子,每天在里面爬来爬去,生怕遗漏了重要的东西。最后在量刑表决时,终于以六对五的微弱多数,通过了对战犯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松井石根、广田弘毅、东条英机等七人的死刑判决。现在,这份判决书的中文原稿连同法袍,由梅汝璈的儿子梅小璈一起捐献给国家博物馆。他说:“它的每一页都是现实警世钟。”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系列活动(六)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11名法官合影:前排右一苏联的沙阳诺夫,右二中国的梅汝璈,右三澳大利亚的韦伯,右四美国的希金斯,右五英国的帕特里克。后排分别为法国的柏乃尔,加拿大的马克杜古,荷兰的洛林,新西兰的克鲁夫特,印度的帕尔,菲律宾哈那尼拉)

    东京审判结束后,梅汝璈萌生了脱离老蒋,投奔中共的心思,他谢绝了老蒋的高官厚禄。于19496月来到香港,与中共驻港机构联系,并在194912月份来到北京,参加了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的成立典礼。周恩来总理亲自出席了大会,并在大会上高度评价、赞扬了在远东军事法庭上的中国法官梅汝璈,周总理说:“他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工作了将近三年,对侵略我国的大战犯给予了严正的判决。他为人民办了一件大好事,为国家办了一件大好事,为国家争了光,全国人民都应该感谢他”。从此以后,他为新中国的外交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

       这位曾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叱咤风云的中国法官,炎黄子孙都应记住的伟大的历史人物——梅汝璈,于1957年反右和文革时受到不公正待遇,1973年在北京默默离开人世。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