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友的博客

非宁静无以致远。让自己的心灵置于一个宁静的港湾!

 
 
 

日志

 
 
关于我

豁达善良,热心大度,善解人意。有一颗梦想童真简朴的心。喜欢旅游、看书、爬山、游泳、乒乓等活动,愿与志趣相同者学习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从前,有个小孩叫“之二” ------ 袁坚  

2014-07-03 13:59:00|  分类: 袁坚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前,有个小孩叫“之二” ------    袁坚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啪!啪!啪!”几个漂亮的点击,打弹子的小孩准确地击中了前面几颗玻璃弹子,随后他得意地把赢了的弹子放入口袋。输球的几个小孩很颓丧,却又不肯服输想翻本,无奈那个小孩技高一筹,直至最后,他们口袋中的弹子全部归入了他囊中。

        这个“赌”技高超的小孩叫“之二”,是我小时的邻居,大我三岁。之二的真实姓名到底怎么写,我不知道,就觉得这名字与附近的一个门牌号XX号“之二”一样,我就是按这个“之二”来叫的,以为这就是他的名字。

从前,有个小孩叫“之二” ------    袁坚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之二长得矮小,面黄肌瘦,明显缺乏营养,穿的也衣衫褴褛,他那样子,让人会想起《三毛流浪记》中的主人翁。他虽说有家,但家里只有他与父亲二人,我从没见过他母亲,他也从不提起他妈妈。但只要是一起玩耍的孩子母亲叫回家的时候,他脸上就会有一种忧郁的表情,很失落。我想,他一定也渴望他妈妈这样来叫他。他的父亲我们也很少见到,他很怕他父亲,据说他经常挨打。有时我们玩得正尽兴,突然他父亲出现了,只一声喊,他立马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刚刚还烂漫的笑容即刻荡然无存,闪亮的眼睛也顿时黯然无光,象做错什么事的垂着头一声不吭,瘪簌簌地连走路都贴着墙根,眼光时不时地瞟着他父亲,似乎在躲闪着他父亲随时挥来的巴掌。我不知道他父亲为何这么凶神恶煞。

        之二大概念不进书,经常逃学,小小年纪就浪迹于街上,这可能是他挨打的原因。那时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我们当然少不了挨饿,但之二似乎更比我们凄惨。他父亲经常不在家,他就常没有饭吃,有时见他偷一把生米放口袋,饿极了就抓一把放嘴里,有次他实在饿慌了,从河里捞起一块西瓜皮就啃,让我很惊愕。还有一次他见我在吃山芋,惹得他馋问我要,我就去家里偷了一只给他,他千恩万谢,说他已二顿没吃饭了,最好再偷一只给他,我动了恻隐之心,一不做二不休,果真又去偷了一只。

        也许就是这二只山芋,自此后他把我当朋友一样友好起来。那时我们除了玩弹子,橡皮筋,纸豆腐干等之外,还玩香烟壳输赢。但我不玩赌香烟壳,只热衷于收藏,各种牌子的烟壳让我爱不释手的痴迷。有次我见父亲有一包新牌子“雪峰”香烟,央求父亲把烟壳留着,他答应了。可父亲自己舍不得抽,有客人来时才敬,这样就抽得慢了。我生怕父亲忘了诺言抽完一扔,就乘他不在时等不及地拆了。父亲回来一看散落的香烟,才想骂却住了口。如果是“之二”,一顿“生活”肯定又有着落了。

        为收集烟壳,我就去马路上捡,但捡回的不多。之二说,“你这个呆头,真正是呆,现在全市的小孩都在玩香烟壳,哪轮的到你去捡?你为何不到铁路旁去看看?火车里的旅客抽着全国各地的烟,车窗扔下的烟壳都是新牌子,我也去捡过。”这个思路对呀,我怎么没想到!我喜不自禁,感谢他的指点,以后就去了铁路边捡,果真捡到不少新牌子壳。我一边捡,一边想着之二的话,暗自好笑,还说我是呆头,你之二才是个大呆头,告诉了我,你还能在这里捡的到吗?不料有次我正在铁路边地毯式的搜索,迎面正碰上之二也在低着头走来,小呆头碰着了大呆头。大呆头看见我问:“捡到没有?”说着掏出二个烟壳,果真是新牌子,其中一个还是带锡纸的绿牡丹。之二很大气的说:“送给你!这个绿牡丹一个可换好几个普通牌子的壳呢。”他还说,以后若捡到新牌子都送给我。我很感激他的慷慨,也为自己自私的想法感到脸红羞愧,他能想到朋友的愿望需求,而我呢,平时会想到别人吗?之二的这二个烟壳从此教会了我对朋友要义气。

        后来我收集的烟盒有不少都是之二给我的。我看中的什么牌子问他要,他总能满足我。我想,也许他是冲着我给他的二只山芋,变个方式来答谢我,但他知道知恩图报,不要认为这个做人的道德只有大人具备,其实小孩也一样会有。在之二身上,我浅悟了不少明理。

从前,有个小孩叫“之二” ------    袁坚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之二还有个绝活:说书。说起来真让人不信,他这个才十岁多的孩子,不知从哪儿学来的说书口才。他说的都是武侠的情节,现在只记得这么一句:“白眉毛徐良,十三支金镖象十三道白光,哒哒哒地飞出……。”白眉毛徐良?出自何本武侠书,还是书场里的剧本?至今我从未听说过,也找不到出处。但他说的头头是道,语气抑扬顿挫,象极了书场里的说书先生。此时的之二眉飞色舞,演手划脚,就象一个英雄豪杰,与看见他父亲那个熊样若判两人。这时候我们一个个都听得呆若木鸡,着了迷。但最恨他紧要关头卖关子:欲听后事,且听下回分解,其实他是编不下去了,只好收场。等下次再说时,他自己也不知说到哪儿了,还是“白眉毛徐良,十三支金镖”。大家说,这个你上次说过了,他“哦”了一声,就又继续乱编。

        现在看来这是个不可多得的说书天才,可惜无人发现提携,如当时哪个艺人能收他为徒,加以培养,或许他的命运会改写。由此可见,民间的许多天才都是这样悄然湮灭的。

        1964年的一天,之二突然消失了,据说他去了徐州煤矿。他没有与任何人告别,也没有任何的预告,他是匆匆离开无锡的。不久,他的父亲也很快搬走了。这个沉默寡言的邻居悄悄地搬来,又一夜间搬走,让周围的邻居捉摸不透。这个之二的父亲,他会牵挂之二吗?

         当初之二是作为社会青年安排去的,据说是他自己报的名,他这个决定是正确的,这是他人生的转折。假如他仍流落街头,也许会堕落,也许会倒地街头,看来他还是能把握住自己命运的。但他当时只有十五六岁,发育不良,他这个身胚能去挖煤?他能干什么?去为那些下井的大人说书?谁会听他个屁小孩说什么“白眉毛徐良”?当然这些我就不得而知了,之二一走从此再也没有音讯,就象去了另一个空间一样销声匿迹。

         近日看到一篇文章很有意思,作者的观点好象就是为我这篇文章作的结尾。他说,每一个人在他成长过程中,会受到周围一些人潜移默化的影响,在玩耍、生活、学习、工作中,这些人总会言传身教无意地教会你做一些事,明一些理。但随着你的长大,及环境、社会的变故,有些人会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些与你不辞而别的人,就象完成了他们的使命后,突然地蒸发了,让你感到迷惘惆怅,于是有时会怀想起他们来。

        这篇文章让我沉思很久,我同感这个能窥视我思想的人。人老了爱怀旧,那些曾经与我实实在在相处过,而后又象电影镜头一样隐去的人,让我时常会想起。

        从前,有个小孩叫“之二”,弹子打的准,说书说的棒......

        “之二”:你在哪儿?现在好么?

从前,有个小孩叫“之二” ------    袁坚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