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友的博客

非宁静无以致远。让自己的心灵置于一个宁静的港湾!

 
 
 

日志

 
 
关于我

豁达善良,热心大度,善解人意。有一颗梦想童真简朴的心。喜欢旅游、看书、爬山、游泳、乒乓等活动,愿与志趣相同者学习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晒晒老姐夫  

2014-03-06 00:42:15|  分类: 明月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官居三品在共产党的官僚机构中,起码是省、厅级或部级以上的官。在现在物欲横流,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年代,尤其是近来媒体曝料的一些大佬,那可是一品二品官啰,被世俗人认为高官成了颐指气使、呼风唤雨、花天酒地、财大气粗的衣冠禽兽;他们裙带的子孙、亲友也被认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好像都是住别墅高楼,有名车名表到处挂羊头卖狗肉,挂衔头闯红灯逍遥快活的人吧!

       否也!有一批共产党的官依旧艰苦朴素、廉洁奉公。他们的亲属子女没有依仗其官位得到什么,反而深受其累,一直过着平头百姓的生活。我与几个年轻朋友说过这样的共产党人,但他们根本不相信有这样的官存在。他(她)们认为现在无官不贪,无官不捞,他(她)们说自己活着就是千方百计赚钱、变着法子,想着点儿捞钱,只要不违法不做伤天害理的事什么都能干。他们认为:要是有,如果有,这样清廉的官存在,为什么不宣传,不提倡,不大张旗鼓的树典型让人学习?  

       我哑然无语------。社会道德观念的缺失,社会伦理大旗的倾斜,已把这样的官归入吃不开,拎勿清之类了。而我仍坚挺地认为他们是可敬、可爱的人。因为有这样的人存在,社会的良知虽危未塌;因为有这样的人维系着公平、正义的大厦,民族的底线还有修复重塑再铸的可能。我以涓埃之力虽眇乎小哉,但尽其能在博文这小小窗口盛赞表表我敬仰的人,尽管我的声音是多么微弱,尽管我的窗口寥寥无几人走过。

       位居三品的姐夫—周天泽就是这样的人。他走了,他身盖党旗,在八宝山竹亭平静地与我们告别了。姐夫两袖清风,清廉坦荡,是一位高风亮节的魁垒之士。因对老姐夫的品重我敢涂鸦告知世人,共产党的官不都是肥肠油肚、肆无忌惮、贪赃枉法的。特色机制并非只出贪官、腐官。姐夫走了,我可以如实晒晒他。如在生前,哪怕简单的几行昭白,姐夫决计不会让我见诸笔端。晒他也决非为沾三品官的光来耀人。姐夫,九泉之下“你懂的”!

       姐夫是南通人,高中文化,1941年在上海受地下党影响去苏中抗日根据地参加革命工作,43年入党。分别担任新四军办的《如西报》、《江潮报》、《江海导报》的编辑、政治指导员、厂长、副经理,解放后分别担任新华书店苏南分店、华东总分店,北京总店副经理、经理、副总经理,1961年起担任文化部计财司副司长、司长;1969年至73年下放河南咸阳“五七”干校劳动,回来后分别担任国务院文化组办公室负责人、文化部办公厅负责人,文化部顾问等职至88年离休。

       这样一个三品官在北京算不了什么,在地方上却不同凡响。大姐和姐夫难得回家,间或出差路过无锡,地方政府主要领导都要来嘘寒问暖,住要进市府宾馆,不让住家;行要派员接待随从,离要接待处专程从上海购软卧车厢票来你不乘都不行。大姐和姐夫怕兴师动众麻烦地方政府,文革以后在职期间就没单独回来过。老爷子76年过世也只有大姐一人回家奔丧。姐夫和大姐直到离休后才悄悄地自费回家省亲。

       对那些京畿有几套几十套房子的房叔房嫂来说,大姐家太寒怆,太没面子了。他们家1956年到北京时带着4个孩子住在延寿士街的刘家大院公房里,有3房一厅。文革时姐夫被批斗停薪充军去了河南咸阳“五七"干校,3个初中孩子2个去内蒙,1个去山西伒县插队,最小一个13岁女儿跟着大姐先去了近郊的五七干校,后又去了河南信阳五七干校,全家赶出了刘家大院。73年落实政策姐夫回京住进文化部分配的宿舍,朝内大街203号3楼,在老外交部后面的东士3条歪筒子胡同里,40余年没搬过家。文化部每次福利分房姐夫都让掉了。他说自己住得很好,部里困难,让更需要房子的人住吧!这个住房是清末庚子赔款时美国人盖的,有100多年历史,能住不能买每月交房租。房子基础还好,但楼梯光斑剥落,地板油漆磨损木纹都凹了,踏上去嘎吱嘎吱响。上楼黑漆麻踏不小心就撞上堆在两边的杂物,拐两弯到三楼推开一破素素门板见2米宽通道,通道二边南北方向各有十几个宿舍,每个房间10平米左右。姐夫家在尽东头有南北各两间房。一间的西半面隔成卫生间浴室,东半面是2个洗脸池加厨具,中间以前是塑料布帘,现在用薄板拦开,如2人在厨房就转不开身要侧身才能过。七八十年代做饭没有液化气用窝烽煤时,厨房里楼梯旁走道边都堆着一摞摞的煤饼,冬天还要堆大白菜和大地瓜。4个孩子,2男儿住北房,2女儿和老夫妻各一间住南房。吃饭就在走廊尽东头搁一小碗橱支一饭桌。直到儿女结婚出去住了,朝南女儿房间作客房,朝北儿子房间作餐厅和会客室,饭桌碗橱搬进了北房,添了一个2人沙发,一个电视机。而这个餐桌碗橱还是刚进京城时公家配给的旧桌台,伺候3代人唏嘘58载还在用呢!

       姐夫的卧室就是他书房。姐夫有很多书。10平米卧室除了一张双人床和一衣柜,剩下空间就是姐夫的书、书桌、书橱。姐夫每年自费订20多份书刊、杂志、报纸,他的闲暇时间全埋在文字里,不是阅读就是写文章查资料。隔壁宿舍人搬了新家,空出的这间房部里分给了姐夫,他才有了自己的书房。姐夫的书房别说弟妹们不敢随便出入,子女们都不敢进,连大姐进出还要敲了门才能出入,工作上的事他从来不与家人交谈。工作以外姐夫和蔼可亲,平时话虽不多,亲戚来了会抽空陪着聊聊家常,关心地问这问那。兄妹中我去北京最多,只要不是与单位领导同事去,大姐一定让我吃住他家,与姐夫接触也多些。大姐和姐夫生活简朴,没请过帮工阿姨。平时都是大姐自己做饭,有时女儿来帮忙做。经常3菜一汤或4菜一汤,我没见过大姐和姐夫陪亲友上过饭店。京都是各地亲友兄妹都必来瞻仰之地。大姐好客,来者一定请到家聚餐聊家常,再做上6菜一汤亦是筵席了,临走大姐总买上一大堆北京土特产让带回老家给亲友品尝。记得80年代我和妈妈去的那次是最丰盛的8个菜,那是招待丈母娘最好的一次啦!那时已改革开放,姐夫实权在握时也没用公款请过一次家人。我们唯一占姐夫光的就是部里的影剧院三天两头放映由各地送审的戏剧电影招待券,各地还未上映,我们已先睹为快了。

       姐夫洁身自好,没有喝酒、打牌、钓鱼等嗜好,唯一嗜好就是抽烟,那还是战争年代写文章当编辑时留下的习惯。二妹夫曾是无锡一企业副厂长去京参加行业会议,省下钱买了一条中华烟送姐夫。姐夫咄咄追问:你是哪一级的干部?怎么抽得起中华烟?我们部级干部招待外宾才有2包中华烟。平时姐夫买大前门烟抽就算好烟了!是姐夫吝啬吗?69年至73年姐夫整4年下放在咸阳劳动时停发全部薪金,靠大姐一人在邮电部的工资呕心沥血维系4个子女生活,每月还要抽出费用补贴双方困难的父母、弟妹。姐夫回京后补发的薪金有几万元一分不留全部交了党费。汶川地震时大姐、姐夫单位都各自捐2-3千,地区上又各捐2千。玉树地震时大姐、姐夫又是单位、地区上各捐2千。姐夫的心中没有自己,只有他人、工作。

       文革时文化部首当其冲,造反砸烂满目疮痍。姐夫73年从咸阳劳改返京在国务院文化组、文化部工作,配合中央部委领导整顿机构、重肃秩序,禅精竭虑,较德焯勤,就是没为自己考虑。

       姐夫的4个子女都是平头百姓。姐夫没有为子女工作向任何人开口打过招呼,3个下乡子女返城后任由招工办分哪在哪。现在4子女退休后平均工资3千刚出头。大儿子是刚解放不久生的,因百废待兴父母忙于工作,疏忽照顾得了小儿麻痹症,一只手成鸡爪状无力拿东西。然而也下乡,返城后分配到普通企业当了锅炉抄表工直到下岗退休,现在拿二千左右退休工资。小女儿没有下乡,分在集体企业自学考了会计证自己跳到事业单位有个文职饭碗,退休后有4千多养老金。如果姐夫开口张罗下,4个子女不是土豪,起码混个公务员,或者这个老总那个老板吧!但是姐夫没有,他恪守着一个共产党员为大多数人谋利益的本份,严禁子女在外招摇,不得以他名义办任何事。子女和老家表弟曾有怨言,姐夫严于自律,不为所动。姐夫生前没有私产,他子女的房产是靠本单位分四、五十平米后改制再买下的,大姐单位有福利分房,还另掏20万分到60平米给了因残疾,企业下岗,近40岁才找到对象的大儿子当了婚房。这次姐夫因病住院我去北京2次,大姐与我聊了很久。大姐告诉我,以前家里经济经常捉襟见肘,这几年离休工资加了不少手头宽松了。现在大姐离休工资5千元,老姐夫1万出点头。家里存款有40万,大姐很满足,她已留下遗嘱40万给4个孙儿辈结婚每人10万。大姐还嘱托我,以前紧巴巴过日子,大儿子结婚时来过无锡看姥姥,其他三孩子结婚都没让来南方,为此二儿媳曾有不乐。今年二孙儿结婚要给媳妇完成心愿,让孙儿带上二儿、媳一同来锡要我接待。我听了不禁愕然------当年正在位的三品官竟然囊中羞涩以致儿女成婚无与南行;三品官的姐夫身后只有40万存款;京城邮电部科技局的大姐离休工资只有5千元?大姐45年抗战时期就是苏北抗大学员,即“苏中公学”的红小鬼,46年入党,跟着部队转战南北。49年部队进无锡后与姐夫结为伉俪留在当地工作,以后随姐夫工作变动去上海、到京城进入邮电部工作至离休。无锡72年下乡后回城工作的小妹在区里当小公务员退休金还有5千带8呢! 大姐离休工资竟然不如小妹?是的。大姐很坦然的说:中直机关干部工资不如北京市,更不如江苏的苏锡常地区。大姐和姐夫从不与别人比,从不伸手要待遇,她自觉生活比以前好多了!

       大姐和姐夫一对琴瑟之好,抱诚守真,胸怀磊落。结婚65年,相濡以沫,鹣鲽情深,一起风风雨雨走过了半个多世纪。姐夫身体一直很棒,没进过医院。1月26日因咳嗽肺气喘进了医院,2月18日我赶到北京医院见到他已深度昏迷,2月25日再次去京他已躺在党旗下了。

       文化部治丧办公室领导给姐夫悼词说:“周天泽同志自参加革命工作以来,忠诚党的事业,热爱祖国,热爱人民,努力践行党的宗旨、信念,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周天泽同志积极拥护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努力学习,与时俱进。

       周天泽同志对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坚持原则,忠于职守;对同志襟怀坦白,顾全大局,严于律己,宽于待人;他将毕生的精力献给了我国的文化事业,取得了显著的成绩。

       周天泽同志作风正派,廉洁奉公,生活朴素,联系群众,得到了同志们的尊重。他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好党员、好同志、好干部。

       周天泽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

       这不是文化部领导人对盖棺定论的姐夫说的行话、套话、安慰话,这是对姐夫的真实写照。如果共产党的官都能像姐夫那样,百姓何愁不安居乐业!国家何愁不强盛!

       姐夫安息吧!

晒晒老姐夫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晒晒老姐夫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晒晒老姐夫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晒晒老姐夫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晒晒老姐夫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晒晒老姐夫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晒晒老姐夫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晒晒老姐夫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晒晒老姐夫 - 明月 - 农友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