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友的博客

非宁静无以致远。让自己的心灵置于一个宁静的港湾!

 
 
 

日志

 
 
关于我

豁达善良,热心大度,善解人意。有一颗梦想童真简朴的心。喜欢旅游、看书、爬山、游泳、乒乓等活动,愿与志趣相同者学习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家门前的那条河 -------袁坚  

2013-09-09 11:51:58|  分类: 袁坚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家门前的那条河,故乡的河。

年复一年的流淌,载着过来过往的船,也载着我儿时的时光

据说,从小在河边长大的孩子有水的灵性,我自小顽皮的秉性就是这一江河水赋予的。8岁时我就无师自通地一个人在河边学会了游泳,现在的孩子谁敢?每年河中都要淹死不少人,但这条河的河神却眷顾着岸上人家孩子,没有一个在这条河中丢掉性命。

不过险情还是有的。小伙伴中有几个比我还皮的“天狗精”,首推就是加贤,仗着他水性好,有次他指着岸边并排停着的二条船挑衅说,你们谁敢潜水游过这二条船的船底,就算他“狠”。说罢,一个猛子扎下去,不一会他的头就从二条船的那边冒了出来,哈哈地取笑我们。另二个“天狗”不买账,相继也潜下去,仿效成功!轮到我当然也不肯服输,自感也有这个底气。我一个猛子潜下去,在水中奋力游,想着那二个船底的宽度,尽量想多潜过一段,估计差不多可过了,就冒出水面。哪知头顶上顶着个船底,而且是游动着的船底,我只好再沉下去,一口气憋不住,喝了几口水,又拼命潜游了一会,再也憋不住,只好听天由命冒出水,万幸!头顶上没船了。原来当我下潜时,没注意到外边的那条船已准备开船,它如不动,我早就潜过船底,它往河中斜着出行,正好我也潜到那位置。还好不是机动船,如碰到螺旋桨,那完蛋了。

像这种冒险的事还很多。比如吊轮船,好玩。手抓着航行中的船沿,水浪冲刷着身体,很舒服又刺激。最刺激的是吊单只轮船,船速快水浪大,但船后的螺旋桨很危险,我们都不敢吊。但加贤敢,看着他被轮船的巨冲飘起的身体,还在若无其事的傻笑,我们又羡慕又担心,一般我们只敢吊有拖船的船队,但也有危险。有次我正吊着一个船队,前面又逆行来了个船队,在水中两船有引力,眼看两船队的船沿在快速靠近,二边的船员都已准备好绳球防碰撞了,一看我的头在二船队中间,有船上人大喊:危险!快躲开!但船很长,我已来不及游到船尾,眼看头要被二船轧扁,我急中生智,身体就紧靠在船沿旁的甲板底下,躲过了一劫,现在想来是极其危险,那时真的很无知。

让我难忘的还有件乐极生悲的事。夏天河边常停有乡下来城卖西瓜的农船,有船农看着,怕有人偷瓜,其实我们一条街的孩子虽皮但从不去偷。有天,有几个小伙伴在西瓜船边游泳嬉闹,船农就逗他们,把已炸开的西瓜往河里抛,大家在水中就抢。我站在岸上看,船上有一老头朝我招招手,意思叫我也下去,他这一招手就招掉我五元大票,那是母亲叫我买煤球的钱,我把它放在短裤的小口袋里,我想也没想就扑通跃入河中我开心地在水中吃着抛来的不要钱的西瓜,忘乎所以好像捡到了大便宜。等上了岸准备换短裤时,傻了,钱没了!再去河中到哪去找?这祸闯大了,这可是五元大钱啊。我最“发财”的时候也积不到五毛。母亲回来怎么交待?我准备好挨打了。不料那天母亲回来见我讨饶在先,竟没打我,过去了,又逃过一“劫”。

看如今小孩去个游泳池,家长也如临大敌,什么救生圈、潜水镜、游泳帽。装备齐全还学不会。那时我们大人好像很自信不来管,还有邻居看我们在河里游的欢,赶自己孩子也下水去,说你学会了以后就不会淹死,完全是一种宽容有胆识的观念,这样的孩子将来是可以上战场的。

但我奶奶就不让我去游泳,我一到河里她就在岸上喊骂,手里拿着根棒,指划着我:你还不“死上来”,你这只断链条“活生”(猴子)!我在河里学着她做着怪腔,她也拿我没辙,后来看我淹不死,也不管了。

这条河每年还给我们许多的惊喜,夏天天气闷热,水中缺氧,河里的鱼儿就浮上来吸氧,我们叫做“河翻”。这时是我们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家家户户的孩子都拿起鱼叉,去收获大河馈赠的礼物。先前河水清澈,什么鱼都有除了常见的青、鲢、鲤、鲫、白条、穿条鱼外,还有土婆鱼、翁公鱼、尖嘴鱼、银鱼、鳗鱼,还有虾、甚至乌龟、甲鱼都能到,那才叫刺激,现在恐怕再也找不到象这么高亢的兴奋点了。

夏天的河岸是一道独特的岸上人家风景。河边有凉爽的河风,傍晚,家家户户在河岸上吃晚饭,乘凉,欣赏着河中的船行。忙碌的河面上有轮船,挂桨机船,摇橹船,有时还有鱼鹰小船,看鱼鹰在水中表演抓鱼,很有趣。不时地还有小舢板划来,划船人拉长着声音吆喝:“买大蒜头……!”。有时我们还与停旁边的船上人家拉家常,那些船上小孩都背着个大葫芦,妇女在衣服外还穿着个兜肚,在我们看来很新奇这些水上人家早先都是以渔为生,后来都搞运输,船就是他们流动的家,但看他们的生活也是很艰辛的。

“一条大河波浪宽……我家就在岸上住”。从小在河边长大的人,对它自然有种亲切感。当年的小伙伴们,如今只要一提那条河,眼神就会闪烁起孩童般的快活,怀旧之情油然而生,那个“浪里白条”加贤更是情独有加。他65年考取苏州铁路司机学校,毕业后分配在南昌铁路局,从司炉工做起,到火车司机、机段长、党委书记,后来在南昌生根成家。铁路是半军事化机构,每年他只能回家一次,他说,他当火车司机时,每年无数次驾车路过无锡,但人在车上,不能回家看望河岸上年迈的父母。他开的是货车,很少停靠无锡站,都是风驰雷般地呼啸而过。每次车过惠农桥河的铁路大桥时,他就叫副司机瞭望前方,自己噙着眼泪,等着车过大河时,好看看河岸上的家,也只有这三秒钟的注视,列车就过了,心情却无比的难过。为表达他的心情,每次列车进站前他就一路拉响汽笛,心里默念着,家乡,父母,您的儿子回来了,但他不能停留他这个汽笛拉的时间长了,从老轻院那里一路拉响,一直要响过无锡火车站,没有那辆列车这么响汽笛的,只有加贤,这个原委也只有他司机班的同仁知道。有次夜里我睡在床上,就听到过一次与众不同的疯狂汽笛声,心想一定是加贤的火路过无锡了前几年加贤父亲去世,他回来了一趟。他说他一生驾驶列车经过全国无数条河,只有这条家乡的河,每次经过它时会如此的动情。

不知什么时候起,大河断航了,河面上没有了船影,没有了喧嚷。河岸上的人家也拆迁了,再也没有了那个河滩洗衣,河岸叉鱼的生息画面,这曾经带给我无穷快乐、伴随我长大的河,已没有了往日的热闹景象。随着时光的流逝,大河的故事也将永远地消逝,永远地.......远去。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