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友的博客

非宁静无以致远。让自己的心灵置于一个宁静的港湾!

 
 
 

日志

 
 
关于我

豁达善良,热心大度,善解人意。有一颗梦想童真简朴的心。喜欢旅游、看书、爬山、游泳、乒乓等活动,愿与志趣相同者学习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阿男 ------- 袁坚  

2013-09-09 11:48:26|  分类: 袁坚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南是我初中同班同学,因家都住在铁路两旁不远,又寄宿同一宿舍,话语投缘,自然成了要好的朋友。

阿南与我一样在家弟兄排名老大,家里条件较差,因而他很节俭。周末我们回家总是步行,舍不得乘五分钱的公交车,有时我提议抄近路回家,从第一厂乘二分钱摆渡船,他都不肯,只好陪他走回家。

在班上,他的功课不如我,但脑子特灵活,在宿舍洗衣没有晾衣架,他发明了用树枝做晾衣架,后来寄宿生都效仿着做,不像现在住校的孩子,周末都由家长来宿舍拿衣被回去洗。他还教我装矿石收音机,晚上熄灯后就收听,觉得很好玩,但装收音机要买二极管等材料,必须要有钱,他说有个办法,我们去捡废铜烂铁,他父亲在三里桥废品回收店,废铜铁回收价高。我也不想向家里要钱,当然说好。于是星期日就有了事做,不再玩了,因为平时我们住校,放学不能出来的,就这样我们靠捡废铁,解决了这个费用问题他的经商头脑这时就已显露出来但当时谁会想将来去经商,商人在那个时代是被人看不上的。将来我们都想上大学,一中的大学录取率当时很高的。有次我们去新华书店,说我们各人买一本最喜欢的书,现在最喜欢什么,就是将来最喜欢的理想。我买了本文学方面的书,而却买了气象方面的书,我很不解,问他怎么喜欢这种冷门的偏科?他说他喜欢研究大自然的天气,将来或许用得上这方面的知识。

初一的一年很快过去了,就在我们将要升初二的时候,一场意想不到的文革浩劫,打破了我们平静祥和的校园生活,也推毁了我们大学殿堂的梦想,学校停课了。之后,在又经历了二年的所谓停课闹革命后,我们“毕业”了,同学们打起背包去了苏北的广阔天地。

阿南去了五图河农场,因我先行一步去了盐城插队,就没与同学一起走。昔日的同学分别了,大家只能通信联系。下乡几年,在所有亲朋好友的通信中,我与阿南的通信最多,且每次长篇大论,洋洋洒洒要写几页信纸,谈理想、谈艰苦的生活,谈女朋友,无所不谈。至今还记得他信中写有的一句“得一知己,可以无憾”的鲁迅名言,也可见证我们兄弟般的友情,每年过年,我们都回无锡。现在回想,下乡时的回锡过年真热闹,同学们盼了一年难得见次面,张三李四,阿狗阿猫,你来我往忙得很,穷开心,等到要走了,又像只瘟鸡,没精打采了。但有一年阿南没有回来过年,他来信说,他现在在盐场做领滩了(干部职务。前面说到的,他买本气象书说将来有用,真说对了,盐场领滩要看天气来决定第二天的工作安排),连里在培养他入党,春节要坚守。他还特地叫无锡场友冬生带给我他农场钓到的傻瓜鱼鱼干,以致过年问候。

1974年,我写信告诉他,我已考上学校,离开盐城了。他得知后,特为我高兴,他来信说,你是读书的料,以后定会有前途的,他自己看来要扎根盐一辈子回不了无锡了,情绪很低落,我不知道怎样安慰他好。

在宜兴读书时,有一件事至今让我感慨万分,无法忘记。有次我在给他信中流露了这么句话,我说我在这里一切都好,只是老是感到饿,吃不饱,还不如在苏北插队时。不料过了几天,我收到他一张20元的汇款单,说是让我贴补伙食的,这个家伙也太义气了!我吃不饱也可叫家里寄钱来,怎么也不能收他的汇款啊,我要寄还给他,他说寄还就不是朋友。多年后,我还与当年盐场的其他同学提起这事,他们讲,他们当时每月15元工资,这20元钱,牙齿缝里要省三、四个月。现在的20元算什么,可在当时这20元的价值真不一般的,不一般的还有那同学真诚的情意,那是无价的啊!

阿南1979年才调回无锡,在农场整整呆了十年。回锡后,他被分配到石塘湾煤站,虽是国营企业,但工作环境太差,仍是干苦力。此时他在农场谈的南京知青女朋友也调回南京,二人年龄都不小了,很快便结了婚,不久有了小孩,家是成了,但房子没有,夫妻只好分居两地。他住在父母家,兄弟几个住一间很小的平房,而煤站是根本不会分房子的。此时他萌生了回南京的念头(他妻子在南京有住房)随后他辞了公职,去了南京。

当时国家政策已开放,他白手起家,走上了个体户的创业道路,先是做一些无线电零配件的生意,之后又开了服装店,生意很红火。

19914月我去南京出差,也想去看看他(那次去他那里,遇到二个蹊跷的事,过后我很纳闷,好像已预感到一些什么事情,现我把它穿插写在里面)

那次去南京的车次很早,早上到车站时天还没亮,我先在车站边的粥摊上吃了一碗粥,当时口袋中有一张很旧的一毛纸币,票面因破损贴了一条纸上面写了一行字“工资××元”,我一直想用掉它,就给了卖粥的人,因到南京办事后又去了马鞍山,回南京很晚,我没去找阿南第二天我就去下关中山路,找他开的服装店。到了他店附近,我一想空着手去不好,虽说是老同学不必拘客套,但他家有小孩,便到旁边水果摊上买一些水果,称好付钱,就在水果贩找我钱的时候,我呆住了,他找我的钱中又是那张“工资××元”的一毛破币!这就是说昨天我在无锡车站吃粥时付出去的这张纸币,因为太破,很快被卖粥人又找给来喝粥的人。而这个喝粥的人正好也到南京,也在这水果摊上用了,而我来买时又找给了我,这样巧的概率是多少?!我怔怔地愣在那里,惊愕的好半天缓不过神来。紧接着又有一个巧事,当我找到阿南的服装店时,又是十分的惊讶,他是租的门面房,而这门面房的三楼就是我南京阿姨家,都是同一个门牌号,以前我来过几次。

那天他请我吃了顿中饭,俩人谈谈往事叙叙旧很开心,下午我返锡,他送我到车站,临别时我告知他,年底一中母校要80周年校庆,问他年底是否回锡,他说再忙也要来,看看老同学。

我永远也不会想到,这一次见面竟是与他的最后一别!7月底的一天,他无锡小梨花庄的舅舅开着摩托突然到厂里来找我,我十分惊奇他怎么回来?他脸色凝重地告诉我一个震惊的消息,说阿南出事了!被人捅了二刀,都伤要害,现正在抢救,生死不明,如我能请假,请我即一起与他父母兄弟去南京。这真是飞来横祸,他怎么会被人捅了刀子,是打架?我知道他性格很鲁莽的,但愿他能抢救过来,我心里祈祷着,并想着能再见到他。我立即请假与他家人赶往南京。到南京后才知道,我们所想的最好情况早已不存在,来电者怕他父母承受不住打击,才善意地说得尚有希望,其实他当场就被害身亡这是当时震惊南京的凶杀案件,那天中午他关了店(夏天中午无生意)在店里躺椅上午睡,侧门未反锁,进来二个歹徒,见他正睡着,歹徒没有给他反抗的机会,举刀就砍,把他杀害后抢了钱就逃跑了。

这案件直到一年多后才破获。也巧了,那天下班后回家,我打开电视机,正是江苏台在报道新闻:震惊南京的××凶杀案已告破,罪犯×××、×××已捕获……。我看完电视,急忙赶往他父母家,想告知他们可以让他们告慰的这条消息,不料他们早已知道去了南京。这二歹徒后来都判了死刑枪决,阿南的在天之灵也终于可安息了。

岁月悠悠斯人已去。屈指算来,阿南已离世二十二年了,我经常想起他,前也常梦见他,这很自然,因为他是我最知己的同学。一个普通的人,一生最多认识几百人,常来常往最多几十人,而知己者仅几人,基本如此。

写到这里,让我们暂且信一回佛教的轮回转世,来作为该文的结尾吧,反正梦也不算迷信。我最后一次梦见阿南是这样的一个梦我在三院的广场上与他相遇,我问他现在在做些什么,他说还做生意,很忙,我说你命都没了,赚了钱有何用?他说马上是不做了,今天来告诉你,以后我们不会再见着了,我要去转世了我问到哪里去,他指了指东方,上方向说完就走自此以后,我再也没有梦见阿南。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