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友的博客

非宁静无以致远。让自己的心灵置于一个宁静的港湾!

 
 
 

日志

 
 
关于我

豁达善良,热心大度,善解人意。有一颗梦想童真简朴的心。喜欢旅游、看书、爬山、游泳、乒乓等活动,愿与志趣相同者学习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荒河夜泊 ------ 袁坚  

2013-08-19 16:56:45|  分类: 袁坚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 河 夜 泊

早先我下乡的盐城农村,每年春季都要搞许多的草泥塘,用作秧田的绿肥,这可是纯天然的绿色肥料,原料是河中的青苔,但需要到一百多里外的射阳县荒河里用网捞,一条非机动水泥船,三个人,来回行程二百多里,时间七、八天,成本却不高,只需要记三人的工分即可。这个叫“耥渣”的工分虽比下田里高,但绝非是好差使,我就“积极要求”去上过一回“当”。

好,废话少说,要开船了。那天天还没亮,我们三人就起航出发了。开始还好是顺风,我们升起了帆,可船一进蟒蛇河便遇上了逆风,我与和美二人只好上岸拉行,和明掌舵。这拉纤要遇树绕树,遇沟跨沟,因要淌水,只能穿着短裤,一天跑几十里路,身上还要套着一根系着一条船的纤绳,与套上缰绳的牲口没啥两样,这滋味是可想而知的。

当天船就停泊在秦南过夜。第二天继续赶路,过龙岗,过九里窖,一会升帆,一会拉纤,一会在堤上拉,一会跑到堤下河边,折腾了一天,傍晚到了盐城,船就停在登赢桥下过夜。第三天天才蒙蒙亮,一看风向顺风,赶紧开船。船开始往射阳方向航行,一到射阳的内河,又没有了风,只好又拉纤,直到下午三时左右,船终于到了射阳县的“耥渣”目的地。

这是一个荒芜人烟的地方,四周看不见村庄,也不见一个人,这里虽河道纵横,但都不是航道,河面上也看不见第二条船影,长年荒废的河里长满了水草、青苔。

我们船一停下便开始了劳作,我们拉开了网,先淌了几网,网里就实实地捞上了许多的青苔,最让我惊喜的是,网里还有鱼虾,河鳝。鱼虽不大,但河鳝很粗壮,甚至还捞到了一只甲鱼,这下晚饭有的吃了。我们收了网,准备杀鱼做晚饭。这时我听到前面有说话声,河滩上有二人朝我们走来,声音也越来越近,我一听竟是说的无锡话,在这荒河野田里还会遇到无锡老乡?太惊喜了!我拦住他们,用家乡话与他们打招呼,又热情地递给他们飞马香烟,这二人也很惊讶会在这里遇到无锡人,于是便攀谈起来。原来他们是63年知青,来这里已七、八年了,他们问我怎么会到这里来,我说明来因,问他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说这里离海边很近了,因周围都是盐碱地,不种庄稼,人迹也稀少,还说这河里常淹死人,你看这青苔又长又密,人被缠住,水性再好也没用,要我们小心点,随即他们即告辞,说要赶路去办事,便匆匆走了。

这时天色已不早了,我们便开始在船上做饭。只听和明在问和美,今夜在哪泊船?和美说就在这里。和明却要换个地方,和美说怕什么!我不知他们说这些什么意思,便问和美,和美指着和明说,你问他,他又怕遇见去年看到的鬼东西。我感觉之中一定有些原因,来了兴趣,便一个劲地发“飞马”,盯着和明问,和明起先不愿讲,后经不住我的“飞马”诱惑,便在船舱一边抽着香烟,一边心有余悸地讲了他去年在这里遇到的“朋友”……

“那是一个月光夜,那晚我们船也停泊在这河里。因我们经常夜泊在外,抛锚时都抽开跳板,并把船尽量停河中些,不靠岸停,以防有些顺手牵羊的小偷上船来偷东西。那晚我们三人都累了,睡得很沉。半夜我起来想到船头去小便,一望船头:没得命!(苏北方言:不得了!)只见船头坐着个人,背朝着我,一动不动,那人头上还戴着个帽子,在月光下看得清清楚楚,我很害怕,便返回船舱叫醒和美:你快起来看,船头坐着人,怕是小偷!和美这时也想去小便,便探头一望,也说了声:没得命!声音压得很低,两人细声说,我们船在河中,他(它)怎么上的船?他们又想摇醒第三个人(此人叫什么,我忘了),那人睡得死,嘟哝着不肯起来。过了一会,俩人便急,实在憋不住,又壮胆起来,还拿了把菜刀,但当他们一望船头,那人没有了!这会他们真的怕了,他们想,刚才既无听到下船的响声,又无听见下水的水声,离岸又这么远,中间没有跳板,他(它)怎么下的船呢?还有,五月底的天气已很热了,他怎么还戴着个帽子?两人越想越害怕……。”

这故事有些恐怖,我听得入迷,。我想起《聊斋志异》中的《王六郎》:一位姓许的渔夫打鱼前总要喝酒,并每次要把酒洒些河中,给那些淹死鬼喝。其中有个叫“王六郎”的淹死鬼,经常喝了他洒的酒,与他交上了朋友,每次他打鱼就帮他在水中把鱼赶进他网里......。在蒲松龄笔下,鬼也并不可怕。

那晚船就停在了那河里的河中央,晚上他们二人喝了点酒早就睡了,乡下老农“没肝记”(无锡话:没心事),倒头就睡着了。而我虽累,但睡前习惯要想些事,又被他俩的打呼声打扰,更加无法入眠,这时又想小便,便爬起来来到船头。

船头并没有情况,没有“鬼影”。但见明月皎洁,银色的月光洒满了原野、河床、船头,满天的星辰珍珠般地倒映在水中,这样诗情画意的月色不欣赏可惜了。我根本没了害怕,索性坐在船头抽烟,但七想八想便又想到了水中,我想假如真有个“王六郎”,我就去船舱拿瓶老白干酒,也洒些河中给他(它)喝。我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四周万籁静谧,唯有水蛙在咯咯低鸣,偶尔,河中的鱼儿跃水,一声扑通的响声,就像是“王六郎”要来了。

此时在船舱酣睡的和明醒来,想去船头小便,这个和明也正撞上了这个时候,他一看船头上又坐着一个人影,“没得命”!吓得又回舱推醒和美:你来看!又来了,又来了!和美一惊坐起,立马又躺下,说,我刚才听见那无锡小蛮子爬出去小便的。那和明睡眼朦胧,起来时也没注意我已不在船舱里了,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这是四十年前的旧事,现在只当茶余饭后的故事听听。当年他们在船头看到什么,我不太相信,可能是他们的幻觉,还可能是故意吓吓我的,反正我没看见。我有意想会会“王六郎”,他却没有出现,我看到的只是明媚的月光和苏北原生态的夜景。

前二年我重游苏北插队地,又说起先前“耥渣”的事,他们说如今早已不用此绿肥了,都用化肥。那次我没见到和美,得知他身体还硬朗,但和明却早已去世,据说是喝醉酒在河中淹死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