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农友的博客

非宁静无以致远。让自己的心灵置于一个宁静的港湾!

 
 
 

日志

 
 
关于我

豁达善良,热心大度,善解人意。有一颗梦想童真简朴的心。喜欢旅游、看书、爬山、游泳、乒乓等活动,愿与志趣相同者学习交流。

网易考拉推荐

重返第二故乡——五图河农场、连云港之旅 (五)  

2013-08-19 16:14:56|  分类: 明月的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 、除夕“大合唱”

每年除夕观看中央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时,我的记忆就会跳出在盐场除夕夜的“大合唱“。这次看到我们“乐龄人合唱团”春节前为庆祝“蛇”年来临时的大合唱欢歌笑语,莺歌燕舞时,更想起了我们女友们“大合唱”的情景。

我经历过女友们三次“大合唱”。第一次是70年1月5日,我们苏州的六九届学生千余人同登上一列北去的火车,月台上站满了千叮嘱、万托咐送行的亲朋好友们,列车上朝月台的窗口人头簇簇的脑袋挥着手叫唤“爸”、“妈”,“再见”、“再见”的声音。当车门“哐”一声关上,车轮“铿锵”转动时,一片呜咽啜泣声起。随着列车逐步加速,月台上嘈杂的人群中有人随着列车前行而奔走,车厢里开始乱了,有的在车厢里跟着跑,有硬挤着脑袋伸出手对着亲人挥别叫喊的,呜咽声也由少些人延及整车箱、整列车,随着列车轰鸣震动,哭声一片悲壮洪亮响彻云霄。当时冠有“假小子”的我和达文同学俩有点是另类,可能平时家里管得紧,现在感觉像脱缰的野马管不着了,火车一开动心中还有几分窃喜,但看到女生们悲泣的“大合唱”不免有些惆怅而躲到厕所里。几分钟后随着列车远去,月台上的人逐渐变小而看不见,哭声渐渐也变得舒缓而飘向那广袤虚无的空间,向苏北平原散去。那时的哭声无非是与亲友分别,情感虽忧伤,但“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我们是响应毛主席号召“大有作为”去了,哭声犹如“昭君出塞”那样哀亢悲壮,还有种“木兰从军”义无反顾、豪情满怀的感觉,我把它当作是首柴可夫斯基的离别之曲。

第二次“大合唱”是在我们到盐场的第一个除夕。那是我们刚到盐场一个月,都没有回家探亲,与留在盐场过年的无锡、南京人一起有30多个女生。那天气温零下10度,干冷没有风。走盐船的河水连底冻了,冰上走人、推车都没问题。因为是大年夜,那天晚上加餐,记得有三菜一汤,红烧肉、白菜烂糊肉丝、土豆块加一个咸菜汤。平时的菜不是白菜皮就是土豆咸菜,能有这样的菜肴是很丰富的了。大家喜出望外,以班为单位拿着大洗脸盘在伙房打上饭菜回宿舍热乎乎地享用了。饭后大家在整理内务或闲聊、或打牌打发时间,也有不少人在写家书。

初来咋到什么都是新鲜的。发了工作服、盐鞋、胶鞋、雨衣,我们庆幸自己被分在工业连有一些装备补给,感觉比分到农业连的人待遇要高些。我们还未完全品尝盐场的艰苦,只是领略了建设兵团部队模式的管理,早起有起床哨,打背包集合跑步,晚上有点名熄灯号,外出要请假。只有节假日休息天可以自由活动不吹号,除夕晚睡第二天晚起没关系。那晚我在连部值班,连部就在伙房西面,与女生宿舍只有20多公尺路。值班最重要的事就是定时收听录音机里的天气预报,这关系到盐场生产安排的大事,马虎不得。我刚认真记录完天气预报,准备收听录音机里的新闻,再看看报纸。突然女生宿舍传来嚎啕大哭声,作为排长的我惊惶地站起来要去了解情况。这时我的同学达文匆匆赶来叫我不要去,她们是想家了!我和达文慢慢地走向连部后面冰河,借着冰河的闪光幽幽地走了半个时辰。我们互相搀扶着在连底冻的冰河上从农历的70年底走到71年头,心情郁闷悚然地倾听着女生们的“大合唱”。

达文是我同班女生中的挚友,一张嫩白的娃娃脸却配着1.80米的个子,走到哪都被人注目。要不是下乡,她就被“八一”篮球队选去了。达文的母亲很早就去世了,她和妹妹俩从小就是老爸一手带大的。而我的母亲在62年城市精简人口时就离开企业带着俩弟弟到乡下老家去了,我和哥姐3人也是跟着老爸长大的。只有寒暑假过年我们全家团聚才与母亲在一起。大概父亲带大的女儿性格都要粗放些,泪腺少些。我和达文都喜欢体育活动,打兵乓、游泳,好像当时班里男生都还不是对手,我俩素有“假小子”的称号。初中第一年虽文革已开始,但学校还组织体育活动,可能是纪念老毛畅游长江周年庆,市里组织“军民水上大联欢”,我和达文通过学校选拔参加市里集训,硬生生地在一个月内从只能游几十米到强行达标游3000米。“八一”建军节那天,我们从老苏州大学北校门游泳池下水,几百人拿着红旗,扛着木制大横幅浩浩荡荡沿着湘门河往北一直游到振亚丝织厂那儿再上岸,总长距离约4000多米。我们也算是经过一段小小的魔鬼训练,彼此小姐妹感情很好。虽对未来的艰难没有充分准备,但“假小子”也不会痛哭流涕。这时听着女生宿舍的“大合唱”悲伤哀怨此起彼落,她们想念父母,想念亲人,唱出女生心中的祈祷与期盼。30多人发自内心的唱腔既恢弘又凄婉,洋洋洒洒毫无顾忌吹向冷漠的盐滩,洒向冰冷的盐河。回想当时我们俩的心情不亚于观看《黄河绝恋》之后感。十二点的钟声一响,唱腔邹然停止,我和达文进人宿舍,一切都已回复原状平静下来。

第三次“大合唱”是我到盐场第二年春节的除夕晚上。苏州女生大部分回家了,留下的无锡女生居多,她们来二年了,还有些南京常熟人。这时的女生已经历艰苦生活磨练,还经历着政治运动洗礼,人生观、世界观正在蜕变形成之时,我们迷茫、挣扎,不知所以。晚十一点还没到,我的同学董小姐第一个起音拉起了凄哭之调。董小姐是父母近四五十岁时才得的千金,在家时关爱倍加,衣服不用洗,洗脚水都是母亲倒,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到农场半年没满,她近60岁的母亲居然迈着三寸金莲的小脚赶火车、坐汽车,在团部找到一农民独轮车送来连队,单独在一个5-6平方小破茅棚里陪女儿住了3个多月。此事在我们营里是一大奇闻,在团里大概也是破天荒的一件事。在连长指示下好不容易我做通她母亲工作让她送母亲回家再探亲返队不久。这位娇小姐平时很会哭,吃一点苦就哭,受一点委屈也哭,哭声让她在脱胎换骨中重生。随着她的哭声跟来了附和咏叹调,紧跟着全宿舍女生排山倒海“大合唱”起来了。

那天下着小雪,河水冻了簿簿的一层冰,毫无遮挡的盐滩上北风一阵阵呼啸着吹过,阴湿的除夕夜格外寒冷。小姐妹达文回家了,没有人陪伴,我裹着大衣穿着雨衣悄悄地离开宿舍,孤单地走到盐滩大廪的避风处,静静地倾听着女生们的“大合唱”。那是小女生一种孤寂、诉说、想念家人的哭;那是一种无助、任人宰割、不知前途在何处的哭;那是一种发泄、丢掉天真,需要重塑自我的哭。这样的哭,哭天问地,震撼心灵。我把自己埋在盐廪的黑暗中,沉溺于自己的阴影里,就像迷失在神秘的丛林里看不到边,找不到出路。我麻木地站了很久,直到苍凉悲伤的大提琴合奏曲紧绷着琴弦在12点时戈然而止。

第三年春节我回家探亲了,听说女友们再没有“大合唱”了。

40多年前的三次大合唱,在我的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它是我们女生用青春、汗水、泪水,甚至于用生命在合唱自己的历史,合唱着共和国的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